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读吧小说网 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林念文出手

  

  贺修锦感觉有一柄锋利的冰冷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,如临深渊,战战兢兢。

周围实力弱一些的人,体若筛糠,感觉要瘫软在地,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好可怕的力量!”

有人忍不住发出疑问。屏南卫处于边疆之地,武道不兴,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势。

“这是势!”

“剑势!”

钱振廉等紫府境强者一眼便看出了林青雪展现出来势。

贺修锦也知道这是势,以前他只在家中最强的那位老祖身上见过,那位老祖已经在闭关突破灵台境了。

作为家族全力培养的核心子弟,他在提升真元修为的同时,武道境界并没有落下,几年前就达到了合一境。

但对于势这个境界,贺修锦没有丝毫头绪,只能寄希望于紫府境后再参悟。

“青雪回来了!”

“她贺族长去了哪里?实力提升这么大!”

“我林氏出了一位剑客!”

林氏的众人再次沸腾起来,就连钱氏等商会成员世家也忍不住跟着欢呼。

林青雪的剑势全部朝贺修锦身上压去,令对方精神都恍惚了起来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还要交代吗?”她发出了真正的灵魂拷问。

贺修锦忍不住浑身颤抖,不敢直视林青雪,更不敢回答她的问题。

林青雪是林氏摆在明面上的凝神境,他自然是知道的。

对林氏,贺氏是下了不少功夫的。

但是,林青雪的实力不应该跟林世震差不多吗?

现在这场面,已经不是他贺修锦能应付得了的了,他只得将无助的目光投向家主贺向荣。

“够了!还请姑娘收起你的势,我们今天是来讲道理的,不是闹事的!”贺向荣大声道。

他站了出来,将贺修锦护到身后,开口道:“林氏灵酒中毒这事,整个安宁郡谁不知道,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!”

“林氏的酒不可能有问题,我看你们是想讹钱吧?”林世震朗声道。

林青雪收回了剑势,回到林氏阵营,了解了事情的起因缘由。

“赤裸裸地讹诈?”

……

双方互不退让,各执一词。

但形势比之前好多了,林青雪的到来,彻底粉碎了贺氏杀人诛心的阴谋。

贺氏所有人都知道,今天不可能将林氏拿下了。

但他们也不愿意就此白跑一趟,这些天谋划这么多事情,也是需要成本的。

不能杀人诛心,那就直接诛心。

也就是直接讹诈一笔!

贺修锦脸色已经拉胯了,不复之前大干一场的豪情壮志。

也没有了咄咄逼人的戾气,开始拿出世家子弟的礼仪,与林氏“据理力争”。

“无论如何,中毒是真,你们商会需要配合我贺氏彻查真相,同时,赔偿我们受害世家一笔合理的费用!”

“这么多人中毒,还都是各家的核心子弟,让你们林氏赔一百万两玄金,不过分吧?”

贺修锦说着,还煞有介事地拿出一份提前准备好的兽皮契约。

“过分!”

“狮子大开口,我们不接受。”

“林氏不会向你们低头!不接受讹诈。”

众人坚定地回绝了贺修锦,根本不想与贺修锦谈。

“你们要是觉得太多,可以分期偿还,我们贺氏可以给你们十年时间,一年十万,可以吧?以你们林氏的财力,完全负担得起!”贺修锦接着道。

但林氏众人自然是不会答应,一年十万,林氏确实负担得起,但这不是负不负担得起的事。

要是开了这个口,其它世家有样学样,今日你来敲诈一笔,明日他来敲诈一笔,怎么办?

“你别白费口舌,我们林氏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”

“对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”

林氏态度坚决,贺修锦十分恼怒,刚要发作,便感觉喉咙传来一丝锋芒的刺痛感,连忙又忍下来,温和地开口道:

“咱们世家行事,总得讲道理吧,今日当着镇守府城主的面,我是有一说一,还请你们林氏也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来。”

林氏众人沉默,确实得将问题解决。

但众人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。

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:“你想要诚意是吧?好,我林念文就给你诚意!”

“林念文?”

“念文也回来了?”

……

林氏众人忍不住四处张望,数年未见,都已经不知道林念文长什么样子了。

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。

虽然年岁还不算大,但林念文的身形已经和其他人无异,眉目间流转着令人舒适的自信与从容。

“哥,你什么时候到的!”林念舞惊喜道。

“跟在你屁股后边到的。”林念文笑着道。

他这些天一直在全速赶路,和林念舞是一前一后到的,只是他比较低调,没有直接露面,而是悄悄融入人群,观察了一番,这才站了出来。

“我林氏的龙凤双骄,长大了啊!”

“是啊,几年不见,都认不出来了。”

林氏一众长辈,看着林念文林念舞,心中很是欣慰,林氏之人,一代比一代优秀!

“诸位长老、叔公叔伯,叙旧啥的咱们下去再说,我先去处理一番贺氏的事。”林念文对众人道。

“念文,你说,你能解决这贺氏之事?”诸位长老心中疑惑。

“他们这就是赤裸裸地讹诈。你不要上了他们的当。”有人开口提醒林念文道。

“无妨,我都清楚的。”林念文自信道。

“相信念文!”林世震道。

其他人回想起林念文生平事迹,也选择了相信他。

旋即,林念文不急不缓地走上前,他环视全场一周,而后从容不迫地开口道:

“你们都说,这些人是喝了林氏的猴儿酒中的毒,以致于中毒昏迷至今。

可是,空口无凭,我们林氏可以讲道理,但你们可能拿出证据,证明你们说的是真的?”

“你要证据?”贺修锦微微一笑,拿出了一个葫芦,开口道:“这就是证据!”

以贺氏为代表的一众“灵酒中毒受害世家联盟”,也纷纷响应,拿出了装酒的葫芦。

“我弟弟就是在喝了这壶猴儿酒之后,口吐白沫,倒地不起!至今生命垂危!”

有人开口道。

“是的,我族兄也是这种情况,当时我可是亲眼所见!”

……

“这些人中毒陷入昏迷状态,也是经由镇守府的丹师鉴定过的,本身也是证据!”贺修锦道。

“是的,我是郡城镇守府中的炼丹师,名叫宁成瑞,这些人对外界信息失去感知,神经反应迟钝,确实是陷入昏迷了!”一中年人站出来佐证道。

此人身穿炼丹师协会的制式长袍,胸口佩戴着一枚刻着小鼎的青铜勋章。

“是炼丹师协会认证的二阶炼丹师!”

炼丹师,一般不止会炼制辅助修炼的丹药,疗伤之类的丹药,也能炼制。

在灵武界,炼丹师也相当于医师。

对于宁成瑞的话,众人自然不会怀疑。

“感谢宁师为我们佐证!”贺修锦转头对中年人拱手行了一礼恭敬道。

“不必多礼,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,公事公办罢了!”宁成瑞回礼正色道。

“人证、物证俱在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贺修锦转头对林念文大声道。

“好,好一个人证物证!”林念文笑了。

“人证且不说,你们这些所谓的物证,可否交由林某验证一二?”林念文接着道。

贺修锦闻言有些犹豫,神色变得惊疑不定起来。

“怎么,这么多人在场,还有几位紫府境的前辈,你怕我搞什么小动作不成?”林念文笑道:“还是说,你们这所谓的证据有问题啊?”

此话一出,围观的人皆是哗然。

“不会真是污蔑吧?”

“堂堂紫府世家,干这种事?”

“这以后要是成为灵台世家了,与郡城镇守府共治安宁郡?”

……

贺修锦与贺氏一众皆是皱眉,脸色一黑。

世家的名誉,是相当重要的。

每一个世家,都是登记造册,记录在案的。

世家享受皇室特许的权利,比如参与治理,享受税务减免等等。

所以,世家的声誉门面,不仅是族人们自身精神上的需求,更是立足灵武界的实质要求。

如果一个世家行事不端,喜欢干杀人放火的勾当,那大魏肯定容不下它。

“都给我闭……”贺修锦恼羞成怒,刚想怒斥,随即又强行忍了下来,因为林青雪的剑势,像一柄无形利刃,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剑架在脖子上,脾气好了,火气下去了,世家子弟的修养也跟上来了。

“诸位,可不要说些空穴来风之语,我没说不行啊。”贺修锦耐着性子道:

“这些葫芦,都是证据,现在,就交由林氏一方查验,诸位可一起帮忙做个见证!”

说着,贺修锦将手中的葫芦,连同其它世家的一起,交给了林念文。

“今日就当着大伙的面,葫芦你拿去查验。”贺修锦道:“不过,验完之后,你们林氏可不能再狡辩了。”

“若你们的证据没问题,我们林氏当然会承担起应负的责任!”林念文正色道。

“可要是你们的证据有问题,在场的诸位,也需要给我们林氏一个交代,如何?”

贺修锦脸色闪过一丝畏缩,但很就收了起来,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林念文闻言一笑。

他拿起一只葫芦,走到一名昏迷不醒的年轻人跟前。

“林某这些年,专研丹方药理,对毒也略通一二,不多。”林念文侃侃而谈道:

“依林某的判断,这些人中的,应该是麻沸散!”

“麻沸散?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……

众人闻言皆是面露疑惑之色。

林念文不紧不慢,接着道:“麻沸散,由睡心草、炎玄芝,再辅以爆焱虎的精血,熬炼而成。”

“睡心草、炎玄芝、爆焱虎的精血,这三样东西,都不是毒药啊,甚至还是补品,怎么会变成毒药呢?”

众人听了林念文的话,更为疑惑。

“这三种材料确实不是毒药,事实上,麻沸散本身,也不算是毒药!”

“药理之道,博大精深,不同的灵药灵材组合,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产物,这其中,有无数种可能!

睡心草、炎玄芝、爆焱虎的精血,都是滋补的灵材,但它们组合起来,却有让人血脉沸腾,而后陷入沉睡的效果!修为弱者,甚至会出现口吐白沫的症状!”

“但是,也仅此而已,麻沸散本身并不算毒药,它没有滋补之效,但也不会伤人!

也是这个原因,这麻沸散很少见,不为人所知,只有极少数研究药理的书籍会收录之,作为案例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这些人其实根本没中什么毒,也不是昏迷,而是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中!”

众人听了林念文的解释,总算是明白了过来。

“都是你一人之言!谁知道是真是假?”贺修锦明显是急了:“再说,这些人都昏迷几天了,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,谁知道他们这辈子还能不能醒过来,你们林氏别扯有的没有,赔偿!”

“贺公子别急,我话还没说完。”林念文道:“麻沸散的药力,一般能维持十天时间!十天后,麻沸散本身会被人体吸收,变成补药,沉睡的人呢也会自然而然地苏醒过来!”

“我估摸着,这些人苏醒还得等个一两天,但是,我有法子令他们现在就苏醒。”

说着,林念文翻手取出一只三足铜鼎。

“嘭!”

沉重的铜鼎重重地落在石板上,发出轰鸣,一股异香从鼎中散发出来,闻者顿觉精神一振、沁人心脾。

“他要干什么?”

“这鼎是干嘛的,炼丹吗?”

众人见状,纷纷猜测起来。

“依我看来,这鼎确实是一座上好的丹炉!炉生丹香,这种极品丹炉,能提升炼丹师的成丹率!”身穿炼丹师制服,来自郡城镇守府的二阶炼丹师宁成瑞开口道。

“这么好的丹炉,给这么年轻的后生用,真是浪费啊!”宁成瑞忍不住摇头道。

林念文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。

只见他翻手取出几株灵光闪闪的药草,直接扔进药鼎中。

手上真元流转,信手掐出几道印诀,一股炽热的能量顿时将药鼎笼罩。

“真是炼丹!”

“不需要地火辅助,直接开炉?”

“此子的修为,不仅达到了凝神境,还是凝神境二重?!”

围观的人群皆是面露诧异,为林念文的修为的炼丹的举动感到震惊。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那位来自镇守府的宁成瑞,在看到林念文掐诀的时候,神色立马端正起来,注意力集中到了林念文身上。

“这掐诀的水平,竟然不比我差!”宁成瑞心中暗暗吃惊。

他虽然不是什么高阶炼丹师,但二阶炼丹师,也不多见。

更重要的是,这林念文才多大啊!

他炼丹数十年,才拥有这等水平,林念文呢?

天赋异禀!

“但是,没有地火的辅助,即便凝神境二重,炼丹也不容易。”宁成瑞暗道。

事实上,林念文根本没打算炼丹。

只是片刻后,他就收起了真元。

而后手一挥,一团散发着各色光芒的药液从丹炉中飞出来,取出几枚玉瓶,直接将这药液装入瓶中。

“没有成丹?”

“据我所知,只是提炼出药液,效果贺直接吃灵药,差不了多少吧。”

……

吃瓜群众依然在看热闹,二阶炼丹师宁成瑞心中已经彻底震惊。

虽然林念文没有成丹,但是林念文炼化的,是几株百年灵药。

短短时间内,提取出数株百年灵药的药液。

如果比速度的话,他这个二阶炼丹师,也比不过林念文!

“此子难道是二阶炼丹师?这么年轻的二阶炼丹师?!”宁成瑞越想,心中越震惊。

再看林念文,他已经收起了药鼎,拿着数枚小玉瓶,走到众人跟前。

“这是我采用数种百年灵药炼制的药液,具有不错的滋补效果,除了滋补,它还有解麻沸散后遗症之效!”林念文道:“服下它,这些人不出一刻钟,便可苏醒过来!”

“哼,谁知道你炼制的是什么东西,万一是毒药呢?”贺修锦冷声道。

“是不是毒药,宁师作为二阶炼丹师,更有评判的权利!而且,我本人也可以试药!”林念文道:

“再说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谁敢胡来?”

当下,林念文将手中的玉瓶,交给了宁成瑞,由他鉴定。

宁成瑞是看着林念文炼制的,自然知道这不可能是毒药,但处于公正,他还是一一仔细鉴定了一遍。

“依我判断,这些药液,如林念文所言,确实没问题。”宁成瑞开口道。

“既然没问题,那我想请宁师帮个忙,用这药液,解那些中了麻沸散之症的人,如何?”林念文接着道。

宁成瑞还没说话,贺修锦先急了:“不行!”

“为何不行,你在质疑镇守府的公信力吗?”林念文反问道:“若是如此,那我林氏可不陪你们闹了!”

宁成瑞神色有些为难,按理讲,他只是来见证的,不用过多插手两边的争端。

林念文的请求,他可以答应,也可以拒绝。

不过,他对林念文有些好感,觉得这年轻人不一般,想出手帮个忙。

但看贺氏的态度,怕是得得罪贺氏。

“城主,我看这贺氏是心里有鬼啊!”

“是啊,大家都看着呢,为啥不行?”

“莫非……这是贺氏的阴谋?”

贺修锦越急,围观的人自然就越忍不住猜想。

“都别说了,让他们去吧!”贺向荣脸色阴沉,最终忍不住发话了。

贺氏家主开口了,自然无人再阻拦了。

随后,宁成瑞在林念文的委托下,拿着一枚小玉瓶,将瓶中的药液喂到了其中一名昏迷的年轻人口中。

贺修锦表面依然故作镇定,但心脏却是提到了嗓子眼,紧张万分。

此事是他一手谋划的,他自然什么都清楚!

看热闹的不知道,但他知道,林念文说的,都是真的。

这些人,就是中了麻沸散。

麻沸散是一味极其刁钻的药散,唯有极少数经验丰富的老丹师知晓。

宁成瑞这二阶炼丹师,都不知道这味药散。

贺氏的丹药传承颇多,丹道之盛,在整个安宁郡世家之中,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他与族中的炼丹师,研究了好久,才找到麻沸散这味刁钻、但极其适合的药散。

贺修锦本以为万无一失,但没想到突然蹦出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,直接就点出了麻沸散之名。

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年,怎么会知晓如此刁钻的东西?

更让他吃不准的是,林念文炼制的药液。

根据贺氏所知,麻沸散是没有解药的。

这东西,没什么用,无人问津,自然没有丹师会无聊地去研究什么解药。

在场的所有人,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那服下解药的年轻人身上。

一息。

两息。

……

终于,在过去约摸半刻钟后,那年轻人的手指头动了一下,紧接着,睁开了双眼。

年轻人苏醒了过来,看着周围的人群,一脸懵逼。

贺修锦心中暗骂,但是又无可奈何。

一个陷入深层次睡眠的人,本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,醒了就是醒了,很难临时反应过来去作假。

“真的醒了!”

“看来,这林念文说的,都是真的!”

“这贺氏,属实有问题啊。”

……

广场上,议论声渐渐响起,贺氏的处境顿时尴尬了起来。

“这下,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林氏众人趁机发难。

“要我们说什么?”贺修锦开口道:“你们林氏在酒中放麻沸散,我们可是受害者!”

贺修锦头脑冷静,逻辑缜密,并没有乱掉阵脚。

“等等,我还有话要说。”林念文微微一笑,接着道:“麻沸散还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溶解后,会渐渐分解,从而渐渐不复药效!这个时间期限,不超过五天!”

“也就是说,即便林氏往灵酒中放麻沸散,五天之后,这灵酒中的麻沸散也就失效了!”

“但这批灵酒,生产了多久了?”

“是啊,我林氏生产的灵酒,外观包装都十分讲究,灵酒本身的信息也有标注,包括时间和升量!”

“看看这些葫芦上的字,便知晓了!”

众人说着,拿起那些葫芦一看。

“这是上上个月的灵酒!”

“真的,都过去快两个月了。”

……

在场的众人,纷纷挤上来看,三位紫府境强者,也过目确认了。

“这么说,是冤枉林氏!”城主开口道。

“城主,这可不止是冤枉那么简单。”林念文道:“这是赤裸裸的讹诈啊!”

“是啊,堂堂紫府世家,竟然干出这等勾当来!”

“不仅是贺氏,还有其他世家呢。”

……

一时间,局势翻转,所谓的“受害者联盟”,变成了碰瓷者联盟。

“此事,应当禀明郡城镇守府,剥夺这些参与者的世家特权,以儆效尤!”

林氏一方趁机声讨,狠狠地反击。

“不可,我们几家,也是受人懵逼啊,都是贺氏干的!”

“对,此事全怪贺氏,我们也是受害者啊。”

树倒猢狲散,贺氏顿时为千夫所指。

“你们!”贺修锦眼神流露出抑制不住的怒意,这帮队友竟然直接卖了贺氏,今天的事收不了场了。

“别说了,贺修锦,没想到你竟然欺骗了老夫,做出这等事情来!你这是背叛家族!”贺向荣开口了,他直接怒斥贺修锦:

“大丈夫,一人做事一人当,今天,谁也救不了你!”

林氏众人闻言,暗骂贺向荣老狐狸,竟然想抛弃贺修锦,将贺氏从中撇开。

贺修锦闻言,面如死灰,额头上流出豆大的冷汗,他自然知道贺向荣的意思。

家族需要一个背锅的,他没得逃了,家主直接放弃他了。

“此事,我看没那么简单吧,贺修锦一人所为?他哪来这么大的本事,贺氏不知情?我们可不信。”林氏对贺向荣的说法表示质疑。

“你们还想怎么样,我们也是受贺修锦蒙蔽,属实不知情。我们贺氏愿意配合镇守府,绝不包庇罪人,贺修锦,交由镇守府处置!”贺向荣大声道。

林氏一时拿不出什么证据,也没办法,只能暂时接受这个说法。

贺向荣说完,毫不停留,匆忙带着族人离去。

他看都没看一眼贺修锦。

在家族利益面前,贺修锦必须作出牺牲。

好在,贺修锦是个聪明人,知道配合。

舍弃家族最优秀的后辈,属实无奈之举,对于贺氏而言,当下最重要的,是等!

等族中老祖突破灵台境,再来翻盘!

……

“来人,将贺修锦废掉修为,打进地牢,严加看守,择日问询、审判!”城主大声道。

说着,他直接出手,对着贺修锦的腹部打出一击,直接费去了他的丹田真元。

失去了真元的贺修锦,立马浑身一软,仿佛生了什么重病,浑身上下都黯淡了下来。

两名凝神境的镇守使上前,拿出一副青钢镣铐,将他锁了起来。

“为什么,林念文!”贺修锦用不甘地目光,死死地盯着林念文,声嘶力竭道:“为什么你这么了解麻沸散?!”

林念文自然没有兴趣跟贺修锦废话,看都没看对方一眼,直接无视了贺修锦。

贺氏的丹道,在安宁郡数一数二。

但是,和炼丹师协会比起来,贺氏又算得了什么?

麻沸散虽然刁钻,但林念文自幼遍读丹道书籍,精通药理。

他的理论造诣,一直是领先他炼丹水平的。因为炼丹会受到真元等制约。

在炼丹师协会广博的丹道书籍中,他自然是了解过麻沸散这东西。

至于解药,确实书籍中也没有记载,但根据药理,推演一份解药,对林念文来说轻轻松松。

毕竟,这事难度本身就不高,只是无人问津。

林念文精通药理,解之更是轻轻松松。

……

贺氏蛰伏数年,一朝发难,结果直接遭受了林氏的降维打击,一败涂地。

但无论是身陷囹吾的贺修锦,还是狠辣果决的贺向荣,他们心中,都还有强烈的不甘!

贺氏,还没输,还有机会!

他们在等。

而林氏这边,也在等!

“等族长回来,从青龙遇袭开始,所有的账,咱们一笔笔清算!”

“贺氏,想吃下我们林氏,刚好,我们林氏对贺氏也很感兴趣!”

“堪比灵台境的家族,底蕴会是何等丰富?”

“快了!”

紫笔文学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林念文出手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

天龙:武侠世界的修仙者

流浪河图

青锋灼剑

伍酉

穿越之铁血武侠

聊了个斋

炼狱刹

雯歌

灵武家族崛起

油条不煮

洪荒观里的小道士

猫小黑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