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读吧小说网 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二十八章 争与不争,众生皆苦

  

  破烂的房子,被炸得凹凸不平的道路,死在圈养圈内的家畜,还有横七竖八的人骨,当然还有一些幸存下来的难民。

这里是大岚王朝钟氏与大源王朝黄氏两大王朝攻打的京城—陇景国的京城。据说,当时陇景国皇帝为了夺取龙脉,就与洪仙宗宗主联合起来,分别刺杀两位王子,刺杀是刺杀成功了,但是他们却要承受灭国灭门的结果。

陇景国国主被大岚王朝的人抓了,洪仙宗宗主被大源王朝的人抓了,两人被杀死之后,同时吊在城池门前,暴晒十天。

凌风澜走了好一段路程,终于找到了一家还在开张的面摊,让老板上了一碗素面和一碗茶水,一边吃着,一边看着本子上的问题,自己写下的问题不多,但是大部分的问题都没有想出自己所要的答案。

一大批军队从凌风澜身边停了下来,其中带头的一位将领看到凌风澜这一身的打扮,有点警惕,便谨慎道:“敢问公子是何门何派,来此作甚?”

凌风澜放下筷子,对着将领抱拳道:“将军不必多疑,我是下山磨砺,刚好路过此地,并无其他企图。”

将领又仔细大量了一番凌风澜的面貌与穿着,确实很像大门派的亲传弟子,便对着凌风澜也做了一个抱拳礼:“不好意思,打扰公子吃面了,我们走。”

军队扬长而去,凌风澜便继续吃面,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批军队来到此处了,这一批是大源王朝黄氏的军队,而第一批则是大岚王朝钟氏的军队。凌风澜突然招手,让老板再煮两碗面,递给蹲在墙角处,一直盯着自己吃面的两兄妹。

老板一边煮着面,一边说道:“那就麻烦客官你先给钱,毕竟这地方现在就是块肥猪肉。我怕到时候官兵打来,你连钱不给就逃了。”

凌风澜立即十个铜板,亲自交付给老板,接过两碗面,告诉老板剩下的钱算碗的,老板自然高兴。这碗才一个铜板一个,自己还多赚了两个铜板。

凌风澜又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为何你们这些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人,干嘛不忘别处搬迁呢?”

老板笑道:“我说客官啊,你以为所有人都是像你们山上人那样,随处可走的啊?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,最大的心愿就是落叶归根啊,这里就是我们的根。还有这块肥猪肉,只要大岚王朝与大源王朝一天还在抢,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归大岚王朝管,还是归大源王朝管。我们老百姓,只想要好的管理者带领我们安居乐业,国泰民安罢了。”

老板又笑着说道:“我说客官你,是那种山上人下山磨砺自己,问世的那种吧?不好意思,刚刚瞟了一眼你记在本子上的问题了。不过,你这问题和答案几乎都一样,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可以让你问出不一样的答案。”

“噢?老板,那劳烦你了跟我说一声那个人在哪?”

“其实那个人就是半疯半正常状态的傻乞丐,二十年前可是考上了我们陇景国的状元,原本想着终于可以熬出头,从此为国为民造福。”

“谁能想到,他却被人偷了那状元的名额,家里人来到京城申诉,却又不曾想到,偷名额的人竟然是二品官员的儿子,还随便糊弄了一个罪名给他,父母吐血含冤而死,自己也变得疯疯癫癫,天天跑到宫殿前申冤。”

“知道夺走龙脉这条计谋谁献上吗?正是那偷名额的假状元,二品官员的儿子。也正是因为灭国之后,大岚王朝和大源王朝同时被这些丑陋的罪证给公布于世。”

“那后来这些人的结果如何?”

“后来?听说二品官员他们全家都没有落下个好下场,男的都被杀了,女的和那假状元倒是逃了出来,可惜却被土匪全部抓了,当压寨夫人,男的听说被傻乞丐找到了,傻乞丐赠了一碗面给他,他却认不出傻乞丐。吃完面,想当场感谢傻乞丐的时候,就被傻乞丐给捅了十多刀,给捅死了,也是那时候,他的状态就变回半傻半疯状态了。”

老板拿了个新碗,重新装了一碗面,这次还放了好几块肉,淡淡说道:“善恶终有报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。所以说我们做的这一切,老天爷都是看在眼里的。这碗面就让你拿给他吧,免费的,就当我请他的吧。”

凌风澜端起那碗面,拦住了傻乞丐的去路,问了一句:“你对这个世间有什么看法?”

傻乞丐却答非所问:“这碗面是给我的吧?来来来,这里请我吃面不行,我带你去我经常吃面的地方。”

傻乞丐带凌风澜来到一座破烂的寺庙当中,只不过供奉台上摆的却是一尊罗刹,地上摆放着文武两状元。而在文武状元旁边,又放了两排空碗,傻乞丐拍了拍他旁边的空座,示意凌风澜坐下来。

凌风澜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过来只是把面送给你,顺便问你两个问题而已。第一个问题:你对现在的生活还满意吗?第二个问题,要是给你重新做选择,你会选择修炼,还是选择继续做山下人?”

傻乞丐瞪大了眼睛,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凌风澜,嗤笑道:“满意,当然满意啦,国破了家亡了,这不很好嘛?不过确实说的上满意,毕竟我报仇了,哈哈哈哈哈!要是给我重新选择,我会修仙,我要把一切觉得有错的人都杀掉,通通杀掉,哈哈哈哈,有罪的人都该死,他们都该死。爹,娘,你看看,他们都死了,这个耻辱,黑暗的国家也破灭了。哈哈哈哈哈!”

凌风澜不在理会这个傻乞丐,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他拿笔拿本,写下自己此刻的心情,便往城外飞去。

——

而在京城外的几里路处,一个少年躺在地上捂住胸口,另外一个少年也口吐鲜血,用剑抵着躺在地上的少年,却始终下不了那一剑。

躺在地上的是大岚王朝六王子钟岱翰,至于站着的则是大源王朝的三王子黄旻渊。

钟岱翰苦笑道:“旻渊兄,至于吗?为了这一片破烂之地,竟然伤了我跟你之间的友谊,咱们好歹同窗几年过。”

“要不是因为你那破符限制了我的行动,我早就一剑下去了,哪还有你此时此刻那么多话说。”原本刚才黄旻渊可以一剑拿下钟岱翰,这么一来,就可以率先占领此地,加上之前自己皇兄与大岚王朝五皇子死后被抓捕来的那些许龙气。这对他成为下一任大源皇帝,如虎添翼,哦,差点忘了,还有眼前这一位同窗好友的龙气。

现在想想,那破符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。这么一想,黄旻渊更是兴奋。

“要不是我这破符,估计我现在都呼吸不了新鲜空气了,这么挑明跟你说吧,要是我这破符能撑到咱家谭公公回来,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啊。要是咱们现在好好和解,咱们日后相见还是好朋友,好同学,好兄弟嘛,你好好考虑清楚喔,旻渊兄。”钟岱翰此时此刻是真的动不了了。

今天是两人说好回来带各自的皇兄回家,也正是那一丝龙气,也可以说是那一丝灵魂,谁知道,黄旻渊趁着两批军队不在的时候,自己身边的侍卫便开始攻击谭公公,而自己的也被黄旻渊暗中打伤。

谭公公被他的侍卫纠缠着,想要救他,属实有点难度。就不知道自己的交易能不能达到黄旻渊心中的野心了。

“或许这样,我不介意你在我心中下符咒,我成为你的傀儡,日后你待我成为大岚皇帝之后,我就等于垂帘听政,成为你手中的一颗棋子,如何?”

黄旻渊耻笑道:“还是算了吧,钟岱翰。你知道吗?与你同窗那几年,我什么人都不怕,唯独怕你,我看不穿你。一开始,明明是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,直至后面,你虽然还保持着笑脸,但是那眼神简直像个无底深渊,看都看不穿你,你的城府深得令我害怕啊。”

“要是真的让你成为了大岚皇帝,我不知道那时候你是我的棋子,还是我变成了你的棋子。以防万一,还是就地解决你比较好。”

“哦豁,真的很不好意思,你那破符到了,是时候送你上黄泉了。”黄旻渊不浪费一分一秒,剑尖直刺钟岱翰的心脏。“砰”地一声,剑碎掉了,黄旻渊还不理解,下一刻,他自己整个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飞了到树上。

黄旻渊和钟岱翰同时看向一个方向,白衣少年缓缓走来,先是扶起钟岱翰,紧接着又把黄旻渊扶了起来,黄旻渊道了声谢,然后又是对着白衣少年的脖子又是一掌,还没得手,又被白衣少年震飞了出去。

白衣少年在黄旻渊和钟岱翰两人距离的中间坐了下来,闭眼打坐,淡淡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是谁,只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,要是你们两人想往对方靠近一步,相互杀死对方的话,我便亲手解决你们两人。”说完,一股气从他身上迸发而出,再次把两人震退了好几步。

两人感觉到白衣少年至少有六境以上的修为,黄旻渊抢先一步说道:“少侠,此人穷凶极恶,伤天害理的事做得数不胜数,要是今天少侠帮我杀了此人,便是为这世间积下了一份大功德。”

白衣少年转头看向钟岱翰,钟岱翰什么都没说,朝着白衣少年微笑地挥了挥手。

白衣少年摇了摇头:“两位都有皇气在身环绕着,不难猜测两人分别是大岚王朝与大源王朝的王子,不过就不清楚你们当中谁是谁的王子了。”

“我说了,不管你们今天谁是谁,只要杀了对方,此地只会愈发民不聊生,所以与其你们两人相互想对方死,倒不如让你们两个活着回去,或者说,你们两人直接被我杀死,我来接下这份罪恶。到时候,我会留一口气给你们传信,你们就说,你们是被”

“沧叶洲,仙絮山,清鸣峰大弟子凌风澜所杀。”

钟岱翰稍微坐了起来,朝着凌风澜抱拳道:“此言差矣,要不是凌少侠来得及时,估计小弟我早已跟阎王爷喝着酒了呢。放心,我不会杀旻渊兄的,我可是跟他同窗好友来的,一起读圣贤书的呢。凌少侠放心,我就乖乖等我家大人来接我,接了我,我就可以回家了。绝对不会让凌少侠难做,更不会让此地变得更加贫瘠。”

凌风澜对钟岱翰的话不为所动,闭眼养神,只要他们不乱来,他就不会乱来。

黄旻渊刚想说话,一股气又即将从凌风澜的身体当中迸发出来,黄旻渊立即堵住了嘴。

过了一会,谭公公和黄旻渊的侍卫同时回到自己主子身旁,还没说话,凌风澜就直接开口表明道:“今天要是有其中一方敢出手,我便把你们四个全部埋葬此处,你们主子已经同意了,不信你们问一下们的主子。”

两人同时看向自己的主子,两位主子点了点头。

钟岱翰站了起来,笑道:“我没有杀意,不代表我那好友没有杀意啊,要不这样,凌少侠护送我一程,只要回到我大岚王朝的边境,想走想留都随凌少侠,我不强求。如何啊,凌少侠。”

“你敢?凌风澜!你只要敢这么做,我就去圣贤之地诉状你们仙絮山!”黄旻渊直接说道。

圣贤之地就是麒麟之境的一个称呼,百家集结地,又是通往仙界与人界的唯一途径。至于怎么样才能通往仙界,很简单,被这世间所有人认可,登上封神榜即可。

“哎哎哎,说什么呢,旻渊兄,你这话说得可不地道啊。人家凌少侠好歹来增进咱两的友谊,你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?”钟岱翰搭着谭公公的肩膀,像个街边小混混一样说话。可是,就是这么随意,让黄旻渊很怒火恐惧,更是让旁边的谭公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凌风澜摆了摆手说道:“够了,别再乱说话了,我可以送到大岚边境,但是要现在立刻走。”

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,走。”钟岱翰做了个请的姿势,自己则跟在凌风澜的身后。这一幕看得黄旻渊咬牙切齿,得了,这下放走他,日后更要严防他成为大岚皇帝了。

凌风澜倒是真的把钟岱翰送到了大岚边境,钟岱翰让谭公公给了一大袋碎银给凌风澜,便说其实他早已把自己送回大岚边境。凌风澜也知道钟岱翰什么意思,倒也不客气,接下了手中的那一袋碎银,转身离去。

钟岱翰伸了个懒腰,笑道:“谭公公,今天跟我们一起随行的将军是谁啊?”

谭公公一脸疑惑,不过还是如实禀报:“回六王子,是你的爱将之一,朱未择将军。”

“哦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钟岱翰一下子的嬉皮笑脸变得一本正经起来,霸气道:“未择,未择。既然未择日子的话,本王就帮他择一个日子。传令下去,今晚本王要朱将军的首级放到我殿内,要是没看到的话,估计我桌子上要五个将军首级,才能熄得了我心中的怒火。”

“奴婢明白!”谭公公把腰弯得极低。

转眼间,钟岱翰又变回了嬉皮笑脸,敞开双手,大声笑道:“五哥,走,咱们回家。哈哈哈哈!”

凌风澜并没有走远,他相信钟岱翰察觉到自己并没有完全离开,凌风澜摇了摇头,在本子上默默写下了一个新的问题:帝王之位,庙堂之事,寸土入金。争,百姓苦。不争,百姓亦苦。百姓如何不苦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二十八章 争与不争,众生皆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

天龙:武侠世界的修仙者

流浪河图

青锋灼剑

伍酉

穿越之铁血武侠

聊了个斋

炼狱刹

雯歌

灵武家族崛起

油条不煮

洪荒观里的小道士

猫小黑肥